鱼翅到早茶:香港美食之旅

321人看过

步骤

香港人喜欢夜生活,许多酒楼都开到很晚。

  没有吃过大连的海鲜,但在网上看到不少介绍,相信与香港的海鲜在品种上有很大的差别。

  香港虽然靠海,但本身不出产海鲜,它的海鲜大多是从国外进口的。象我这次在港吃到的加拿大生蚝,可能是我在上海没怎么吃过海鲜,只吃过“小儿科”的扇贝,当服务员把象小脸盆大小的生蚝放在面前时,我着实吓了一跳,手里的刀叉都不知道如何切割这个大家伙。生蚝肉鲜美无比,加上与cheese一起烹调,奶油味十足。吃完一整个生蚝,我的胃被撑去一半空间,生蚝壳的形状非常好看,壳上有绚目的黑色条纹,洗干净放在桌上就是一件不用任何修饰的工艺品。可惜碍于情面(请我吃的亲戚在一旁呢),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服务员把空壳收去。

  鱼翅本身无味,加在鸡汤里一起煮才会觉得它的美味,要是与象鼻蚌煮在一块更加没话说了。鱼翅煮在汤里的样子有点象细粉,广东一带喜欢把鱼翅煮得软一些,而上海地区喜欢煮得硬一些。香港的鱼翅相信煮得是偏软的,我咬上去觉得有一股韧劲,放在嘴里却又化了。也许是鱼翅的鲜美盖住了象鼻蚌,我竟然没能尝出汤里哪块东西是象鼻蚌,白白可惜了这只蚌,作了鱼翅的陪葬品了。

  香港最著名的海鲜——石斑鱼,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,可能味蕾已被加拿大生蚝与鱼翅的鲜美所盖住了,石斑鱼在我嘴里的味道与一般鲈鱼的味道差不多。
 
  没能吃到大龙虾和帝王蟹,不过肚子也撑不下了,总要留点遗憾,等我下次去香港补上吧。

  我所接触的香港人,有相当一部分金秋时节会专程赶到上海来吃大闸蟹,也有相当一部分对我埋怨说大闸蟹个小、黄少,怎么及得上海蟹。个人口味不同,其实我也不怎么很喜欢吃大闸蟹,光吃黄还可以,吃肉太麻烦了,还是吃海蟹爽。

  香港人生活节奏之快是出了名的,但我这次去香港,有幸在香港茶楼喝早茶,也让我看到了香港人的另一种慢节奏的休闲生活。

  说起喝早茶,在广东地区非常盛行。无外乎是一壶清茶,加上各式各样的粤式小点心。香港的茶楼开的很早,但香港人爱睡懒觉,因此早上9点之前茶楼里是见不到什么顾客的。9点以后才有人陆陆续续来喝茶,香港的茶点是放在小推车里的,由服务员推着在茶楼里转,你要吃什么当场点当场拿。茶点的品种要比上海的避风塘多,而且能亲眼见到实物,选择颇为方便。香港人喜欢边喝茶边看报,所以来喝茶的许多人都捧着厚厚一叠报纸,一些人坐到中午才结帐回家。在上海,退休的老头老太喜欢在公园里消磨时光,而在香港,老人们更愿在茶楼里谈天说地,这也许是一种地域差异吧。

  回来已有几个月,让我念念不能忘的是我在香港街头小店吃到的双皮姜汁冻奶(我有点忘了,好象叫这个名),这个小吃原产地在澳门。无论从形状还是味道都有点象蛋塔里的奶黄。闻闻喷香,吃感更不用提了,但一小碗要价20港币,价格够贵的。与茶楼不同,在这里吃的年轻人具多,不少拍拖的青年男女逛街逛累了就到小店坐坐,分别要上一碗。

  铜锣湾的鱼丸据称是全港最有名的,味道烧得最正宗,5港元一串,不能不吃。

其他类似菜谱

更多>>

最新菜谱

热门分类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