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275人看过

步骤

写这篇文之前,太宰照惯例先去搜罗相关资料。

起先不过想刷一下bc省的观鲸现状,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范围越来越广,信息越累越多,心情越来越沉重,终于生出“如此一来怕不是要码出一篇宣传教育科普文”的预感,于是赶忙暂停。

所以还是特别提个醒儿,虽然按照原计划太宰老老实实补写的应该是一篇游记,但是不排除冷不丁冒出几只不那么欢乐的蚊子。

温岛自驾第三天安排的活动可算是这次行程中的重头戏,也是太宰提前整整两个月就预订了的:

观鲸(whale watching)。

没错,就是乘船出海,寻找或者偶遇鲸群,然后远远地静静地观看它们在自然环境里的样纸。

由于鲸群活动的不受控性,虽然船长会根据以往经验判断其出没的时间和地点,但能否最终看到,往往还有不少碰运气的成分。

为了最大程度提高首次观鲸的成功率,太宰在预订前很认真地查阅了好多信息:

从bc省鲸群最常出没的海域,到各种观鲸船型的优劣;

从一年中的最佳观鲸时间,到一天中的最佳观鲸时间;

从快速移动物体的拍摄技巧,到逆光晃动等等不利因素的应对方法……

甚至还扒拉了往年的天气记录,对比了十几家观鲸公司的线路、时长和价格,最终选定了两个月后的这一天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然鹅。

人算不如天算。

从临行前的天气预报看,观鲸当日很大可能是个阴雨天。

经过了前两天的阴雨转晴,临到第三天,终于还是应验了预报:

一大早起来,阴云密布。

待翔氏驱车到达渔人码头的出发点时,已然下起了小雨,起了风。

这无疑令太宰很是郁闷。

郁闷得连出海前船长讲解注意事项也没心思去听。

不过随着翔氏套上救生衣,坐上快艇,马达嘟嘟哒哒响起来,又兴奋又紧张又期待又害怕的复杂心情瞬间掌控了局面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bc省临海生活着丰富的海洋生物,浅海区的海藻海星海鸥自不必说,乘船出海,可见的海洋哺乳动物也可以数上老半天:

斑海豹,海狮,鼠海豚,海豚,小须鲸,灰鲸,座头鲸,虎鲸……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每年四五月份到十月份,在温岛周边的这片海域,观鲸的主要对象是虎鲸,偶尔也可以看到恰巧路过打酱油的座头鲸(五六月、九十月)和灰鲸(三四月)。

加拿大西海岸的虎鲸主要有三种,按照其居住环境和习性的不同,分为居留鲸(resident)、过客鲸(transient)和远洋鲸(offshore)。

其中,较大机率能看到的,是居留鲸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居留鲸,顾名思义,就是常驻民。

也就是说,观鲸船无论去或不去,鲸群都在那里;

至于去了能不能看到,主要看那些流线型胖纸的心情。

总之翔氏就在酱一个风雨交加的大清早,坐着敞篷小快艇,呼呼啦啦地颠出海湾,冲向广阔的大海,去赴一场一头热的约会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咦。

船长似乎放慢了船速,同时在说着什么。

唔。

原来到了甫出港的第一个“过路景点”,两块露出水面的巨大的礁石,分别停满了海鸥和鱼鹰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嗯,真的是各占一石,互不干扰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快艇慢慢驶过礁石,在水上左拐右拐,很快进入一群稍小的礁石阵里。

定睛一看,原来不是礁石阵,是海豹阵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据太宰的不准确目测,约莫几百头斑海豹分作几堆,你拥我挤地瘫在礁石上,或者漂在水面上,既然没有太阳,那就晒雨晒风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眼瞅着来了船,大概司空见惯了,也不咋慌张,也不咋动弹,除去有几只懒洋洋地抬起脑袋瞟了几眼,大多数保持一贯的视而不见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小船又绕到礁石背面,什么都倏忽不见,连风都消失了,除了石头,以及生在石头上的草木。

四周静得只能听到细碎的马达声,像老烟枪嗓子眼儿里咕噜咕噜的咳痰声。

以至于太宰几乎产生了错觉,以为驶进了一处池塘,不是在海上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然而低头时,水面浮着的褐色的巨藻把太宰拉回现实,抬头看看阴云密布的天,心想,难道鲸鱼能躲在酱小的旮旯里?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当然不能。

船长颇有兴致地介绍着这小岛的前世今生,太宰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,突然,身边的净坛发问,

岛上有淡水吗?

岛上的树是依靠海水生长的吗?

呃……

船长大概始料未及,被问住了,思索了一会儿回了句什么,太宰眼下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
怕是为了避免这位乘客再抛出什么诡异的问题,船长调转快艇,加大油门飞速驶离这一小片世外桃源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感谢净坛炉火纯青的“把天聊死术”,观鲸活动终于得以进入正题。

接下来的几十分钟,船长一言不发,乘客们也都各自裹紧了衣帽,一起被烈烈的海风吹得七荤八素。

就在太宰被没完没了的颠簸和狂风折腾得坐都快要坐不稳时,小艇骤然熄火,停下了。

前方远远的停着另一艘观鲸船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不等船长开口,大家立刻满血复活,带了相机的手麻脚利地架设,没带相机的从船舷上探出半个身子,抻着脖子可劲儿搜寻。

几乎就在正前方,翔氏此生头一回,看到了没有围挡的,活生生的鲸鱼,在海面上,露出一角黑亮亮的背鳍,然后,是两个,三个……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难以描述太宰当时的心情。

那是一种,糅合了惊喜,慌乱,好奇,敬畏,期待,担心,踏实,但又掺杂着伤感,不舍,痛惜的极其混乱的情绪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快艇在那片海域慢慢漂荡着,船长不时发动马达,在附近游走,尽量跟随鲸群的移动,同时保持着安全距离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太宰的相机从看到鲸鱼背鳍的第一眼开始,快门几乎没有停过。

码字前选图,才发现足足拍了480张照片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实际上,那天现身的鲸群不止一个,而是两个甚至更多,且根据太宰的判断,应该都是居留鲸。

所以太宰又是根据什么判断的呐究竟?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看背鳍。

这是区分居留鲸和过客鲸最直观也最简单的一种方法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根据这个图示,背鳍较尖锐的是过客鲸,较圆润的是居留鲸;

雄鲸的背鳍普遍比雌鲸更大、更挺直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除此之外,居留鲸和过客鲸的食性也很不同,前者喜欢吃鱼,尤其是奇努克三文鱼(chinook salmon,嗯这是个嘴刁的吃货),后者的主要食物是小型海洋哺乳动物。

当然观鲸现场是不存在这种理性和冷静的。

至少,对太宰而言,一看到虎鲸冒出水面,就忍不住低声欢呼,立刻调转镜头开拍,低着脑袋一阵咔嚓咔嚓之后,又忙不迭抬头去看真·虎鲸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一个字,忙。

然而鲸群的聚会起初并未达到高潮,除了几次呼吸喷出的水雾,太宰心心念念的“鲸跳”一直没出现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聚集在附近的观鲸船逐渐增加,鲸群的状态似乎也受到了影响,喷水的间隔越来越短,此起彼伏的互动越来越多,前行时大脑袋冒出水面的部分越来越大……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凭直觉,太宰赶脚,那一跳,不远了。

溫哥華島Day3-1.觀鯨.上篇.

其他类似菜谱

更多>>

最新菜谱

热门分类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