盆盆蝦.

244人看过

步骤

盆盆蝦.

当我沉默着的时候,我觉得充实;我将开口,同时感到空虚。

——鲁迅《野草·题辞》

昨天的夜话,就和净坛讨论了一番关于太宰近期的沉默。讨论的结果,是太宰自己做出“无谓唠叨”的决断的次日,也就是今儿,正式复工。

其实在上回码字之后,这回码字之前,有好多次,都选好了引句,找好了栗子,预备借题发挥大说特说,可都在开篇的时候踌躇继而放弃了。

据有关部门: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首先,那当然得是懒。

不过这一轮,太宰躲懒自有铿锵的理由,目前虽然并不打算祭出,未来何时爆料也无定数,总之重于泰山,不可推翻。

盆盆蝦.

其次,客观有话题,主观有想法,然后必须宣之于口?

不是的。

就这一点说,原因还是多方面的。

第一:太宰自个儿赶脚不是个好为人师的朕。

诚然,有时候话匣子开了收不住,但从根本上讲,那是在宣扬圣德赞颂圣功,也就是古语云的王大妈卖西瓜,实在没有想要一笼统的念头。所以众卿里如有飘然共鸣或者受益(非钱)的,要么事出偶然,要么纯属意外。

盆盆蝦.

第二:话说到不得不投鼠忌器,实在也无趣。

按照太宰一贯的风格,“开门见山”是最基本的有效沟通条件,“一针见血”是最有效的基本沟通目的。当这种条件不具备时,这种目的之达成也就很成问题,于是说书现场往往变成隔靴搔痒,挠的人既无从下手,被挠的也不知所谓。而这,又恰恰是向来最被太宰唾弃的低效甚至无效沟通,应该坚决杜绝。

盆盆蝦.

第三:正如先生所言,欲开口时,反而哑然。

太宰平日里也并不一味沉默,常常会与净坛就事论事。因为不是一时兴起的斗嘴,需要有理有据,所以会去搜查更多资料,掌握更详实的信息,认真地仔细地思索,完善自己的逻辑和论证;至于结果,无外乎有时说服,有时被说服。令人雀跃的是,无论哪种结果,各人都有所得。这种对话,无疑是能够使人充实的。它的负面影响是,前一刻越实,后一刻就越虚,仍然用先生的一句话讲,那就是:

……,就我自己而论,没有感到和没有知道的事情真不知有多少。

——鲁迅《准风月谈·后记》

所以,即便手里已经攒了足够多的故事,似乎可以洋洋洒洒信笔拈来,最终还是决定,推翻全部构思,老老实实闭嘴。毕竟,

人要永远做小孩子虽办不到,但想要保持沉默是能办到的。

——王小波《沉默的大多数》

盆盆蝦.

不过好在,剪两条伤湿止痛膏(白色的!)在嘴巴上打个×,悄没声息钻进被窝睡大觉,怎么看都没有太宰范儿。

那么问题来了:

肿么才叫有太宰范儿?

嗯。

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有饭就吃,有觉就睡。

其它的,都管他妈的。

盆盆蝦.

所以这回上桌的是一口大扁碗里装着的号称的一大盆。

实话说,原本明明是嘴馋毛血旺来着,心下私自算计着,得去张罗点儿猪的血牛的肚神马的,回来找个周五晚上开大餐,满满地煮它一大锅,十几度的室温里热腾腾地吃到汗流浃背涕泗横流,想着就hin舒坦。

于是为了hin舒坦,太宰很负责地去搜查毛血究竟怎么个旺法,蓦然发现,这货的主料,居,然,不,是,猪,血,是,鸭,血!

鸭血!

鸭血!!

/(ㄒoㄒ)/~~

盆盆蝦.

这是太宰自打安家温市以后,迄今都不为止的痛。

不能提。

一提就口水嗒嗒,吞一斤流二两。

看来这个毛血一时半会儿是旺不起来了。

(╯﹏╰)~~

盆盆蝦.

可是……不想放过hin舒坦肿么办?

┭┮﹏┭┮​

解决办法还不就是太宰的杀手锏——冷宫里现有的拖出来煮。

喏。分分钟成就了这一盆,虽然不如毛血旺辣么攻势凌厉,满眼的橙红大虾子也足够闪瞎眼了。

(๑•ᴗ•๑) ​

盆盆蝦.

材料:

盆盆蝦.
盆盆蝦.

步骤:

盆盆蝦.

其他类似菜谱

更多>>

最新菜谱

热门分类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