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433人看过

步骤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前年春天,四月初,第一次走进这个院子。

天还有点凉,很多植物还没开始生长,进来一看,院子挺大,看起来空空的,北面台阶上一排陈旧的北房,台阶下一片开阔的空地,院西边有一个简陋的砖砌鸡房子,几棵果树孤零零地散落在院里各处。

虽然房子很旧,基础设施很差,但整体模样正是我们想要的:推开房门就是空旷的院子,有很多土地,可以种菜,有几棵果树,可以遮阴,有大大的院子,可以让三肉撒欢。所以几乎没有犹豫,就把它租下了。
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小院的果树

院里有几棵现成的果树:两棵高大的柿子树、一棵杏树、一棵桃树,还有一棵年轻的核桃。租下院子后,我们又买了几棵果树,点缀在院子的各个角落。

​​

进了大门右手边挨着门的是一棵年轻的核桃树,但进来第一眼,看到的却是杏树。树不是很大,却一看就挺老了,树枝树干都干枯枯的往下掉皮了,很是沧桑。四月初的季节,杏花刚败,小小的果实已经顶着残花挂在树上了,特别可人。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杏结果的样子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之后开始收拾院子,每天看见小杏越长越大,绿绿的硬硬的,叶子逐渐从嫩芽长成油绿的叶片。随着叶子慢慢长大,有很多叶子开始向下卷曲,邻居说这是有虫子了,得打药。把叶子翻过来,背面真是好多蚜虫,密密麻麻的,一只一只捉是不可能的。

此时我们对种植没有任何经验,就完全请邻居作主,买了杀虫药请邻居帮忙打。邻居阿姨没注意那药是高浓度的,结果打多了。没几天的功夫,叶子就大量脱落,很多小杏上也有了疤痕。邻居觉得很过意不去,怕把果子毁了。我们很心疼,但也不好说什么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不过很快,新叶子又都长出来了,小杏也一直茁壮成长,一天一个样,个子越来越大,颜色越来越浅,虫子也再没来骚扰。到五月底、六月初,我们住进小院后的第一批果实成熟了,白里透红,特别漂亮。每天都看看,摸摸,一天比一天红一点、软一些,但总是舍不得摘。直到有一天,第一个完全熟透的杏自己掉到了地上,真正体会了瓜熟蒂落的浑然天成。那第一个杏,我们是四个人分吃的,觉得太好吃了。

​​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之后好多天,我们都是捡掉在地上的、已经彻底熟透、软软的杏吃。不过虽然特别好吃,却不能存放。有一次拿了些给家人带去,轻拿轻放还是都挤烂了。看来,除了自己随时吃的,还是不能真正等完全熟透。要已经变软但还稍有硬度时就摘下来,这样才能放上几天。

​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那些因打药有了疤痕的小杏也一起成熟了,把难看的外皮撕掉,果肉仍是一样的美味和甜蜜,实在不好看的,就喂鸡了。

通过这个事也明白了,种植作物,如果不想颗粒无收,有虫子打药确实是必要的,但打多了却也不行,植物本身就会出状况。不少人特别担心蔬菜水果的农药问题,其实不必太纠结。我想大多数农人是不会随意乱打的,药也要花钱,需要成本,需要人工,如果需要适量施药起到作用就行了,打多了植物也会受不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去年4月初,杏花开的时候,我们正在西藏和尼泊尔旅行,此时不是农事忙的季节,小院中没太多牵挂的,唯有错过杏花开放是个遗憾。

回来后家人说,杏花正盛时,北京刮了两场七级大风,把花刮落了很多,所以去年的果子结得少多了,但是虫子少,一点药都没打,而且个头好像比去年又大了些。完全树上成熟,软嫩多汁香甜浓郁,特别好吃。

吃杏吐出的杏核也没有扔掉,放干了,把杏仁砸出来,晾干,圆乎乎的小杏仁,用烤箱烤一烤,特别香脆。

今年春天,我们没出门,就在小院里,终于等到了杏花开。好像一夜之间,杏花就开满了一树。粉白娇嫩,引来了成群的蜜蜂。

没几天,杏花落尽,小杏紧接着就来了,密密麻麻地挂了一树,明显比去年多多了。然后迅速长大,一天一个样地逐渐长大,向阳的一面开始变红。快到六月初的日子了,杏又要熟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结了好多果,今年是个丰收年,要吃,还得等上半个月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在西侧和杏树对面而立的,是一棵歪歪的桃树,很会摆造型。我们刚来时,还有几朵艳粉色的桃花挂在枝上,是当时小院唯一的浓艳色彩。很快,落花处也结了几个小小的桃子,毛茸茸的还长着一条细长小尾巴,很可爱,而且在一段时间内也长大了不少。但随着叶子逐渐长出来,小桃却一个一个逐渐消失了。待满树绿叶葱葱时,桃子已经都不见了。邻居说,桃树要剪枝的,以前没人管它,又不施肥,肯定结不了桃的。所以去年从春天到秋天,我们欣赏的是这一树的碧绿。入秋后,丝瓜藤慢慢爬上了桃树,不断地开花,结丝瓜,桃树已经变成一棵丝瓜树了。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年底的时候,房东来帮忙给桃树剪枝,拿着修枝剪刀咔嚓咔嚓剪掉好多枝枝叉叉,看得我直心疼。房东说,就得剪得这么彻底,来年才能多结桃子。

果然,去年的春花过后,树上密密地结了好多桃子,不仅数量多,长得也快,有的一条枝叉上就是一小群。这样就必需疏果了,把发育不好的、个子小的都摘掉,让壮实的继续发育。这样从春到夏,临近立秋时,桃子的脸上也搽了胭脂似的,红扑扑的招人喜欢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不幸的是,去年夏天雨水太多,桃子还没熟就被雨水打掉了好多。而且因为我们一点药都没打,虫子也不少,很多掉下来的桃子其实是被虫咬坏的。掉下来的我们也没收拾,直接在地里当肥料了。剩下这些完好的,也就十来个。看着不错,吃起来香味也挺浓,却没什么甜味,实在不能算好吃。房东说这桃要是长好了其实非常好吃,就是水太大,影响了味道。有了去年的体验,再等待今年的收获吧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柿子

自从住到农村,长了特别多的见识。第一次在柿子树上见到它,完全没意识到那就是柿子花。嫩嫩的黄绿色小花,像一个个带着花边装饰的精致礼品盒,一长就是一串。两棵柿子树是院子里最高的植物了,邻居说这两棵树得有五六十年了,每年能结好多柿子,于是我们就盼着这一树的花能结出一树的大柿子。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多风的春天里,刮了很多风,每一次风后,地上就是一片柿子树的枝枝叉叉,还有无数的小花,之后是刚刚结了果的小柿子,再之后,是鸡蛋大小的小柿子,再之后,已经长成大柿子了,还不停往下掉呢。有一段时间,每天都是百八十个地掉,每次收拾这些花花果果,那叫一个心疼啊,心想大柿子又少了这么多,最后还能剩几个呢,可别掉光了啊!邻居安慰我们,柿子就是这样,生长期会不停往下掉。去年的六七月,北京不停地下雨,小柿子在两天里像下雨似的掉,雨后我简单收集了一下,就是四百多个小柿子,边边角角还好多没捡的呢。给鸡和兔子吃了一些,剩下的都去沤肥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入秋后,柿子越长越大,慢慢开始泛黄了,还在不停地掉。此时的柿子已经开始变软了,闻闻也有少许的香气,没有勇气尝试,却是鸡姑娘们特别喜欢的零食。

到了深秋,柿子叶是一道美丽的风景,落在地里,落在大白菜上,真好看。柿子叶干了,兔子特别爱吃。十月底十一月初,柿子完全成熟了,金灿灿地挂在树上,小灯笼似的特别喜兴。要摘柿子喽!

​​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柿子树很老很高,摘起来真不容易啊,每次必需几个人配合才行:一人在高梯子上+长竹竿绑上高枝剪子+一人扶梯子+两人在树下撑开床单接,惊险又刺激。梯子上的那位先找准要下剪子的柿子,下面的人要正好把床单举在下面。上面一剪断枝子,下面接的就紧张,因为柿子落下时经常会撞到别的树枝弹向其他方向,下面的人就得仰着脑袋举着床单赶紧移动,好让剪下来的柿子能平安到达床单上,偶尔没接住直接掉地上摔裂了,大家一起心疼半天。这样一够就是几小时,大家全都使劲仰着头,颈椎病都快冶好了。每个工位的人都挺累的,但是特别开心。还有不少在树上就被鸟儿吃了的,鸟儿可聪明了,专挑熟软甜香的吃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虽然损失了那么多,收获的依然不少,摆了一大片,金灿灿黄澄澄,秋天的浓重色彩。摘下来的柿子大半还是硬硬的,给邻居、家人分别送一些,剩下的都摆在窗台上,衬着绿窗户,好看。等它们慢慢变软,可好吃了。除了直接吃的,还有很多会转移到冰柜里冻起来。整个冬天到第二年的春天夏天,我们有一冰柜的冻柿子当冰淇淋吃。吃之前拿出来,放到碗里再在冷藏室搁上半天,等化成了半冻半软的状态拿出来,撕开一点皮,把小勺伸进去,挖那绵软又带着冰碴的柿子汤,那美味,说不出的妙。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​​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
核桃

大门口的核桃树虽然高大,却很年轻,邻居说,离结核桃还早着呢。但是去年秋天,也结了三个不大不小的核桃。有一天在核桃的树叶上,发现一群已经多年不见的“洋辣(二声)子”。不知大家对这些家伙什么感觉,反正我一听这几个字就汗毛直立,浑身刺痒。这些嫩黄长着一圈小刺的家伙们把核桃叶的边缘围了起来,正舒舒服服的吃大餐呢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鸡很爱吃虫子,平时捉到的各式虫子都会去喂鸡。这些洋辣子,又会是鸡姑娘们的一顿下午茶了。洋辣子虽然可恶,却有一个爱好,就是群居,我们把这一条树枝剪下来,举着去鸡窝,鸡姑娘们却是丝毫不理睬,要知道它们对其它虫子可是极其热爱的,对这身上长刺的家伙,却是敬而远之。这些让人不舒服的洋辣子,最后被鞋底拍死了。

到了去年,核桃树明显长大了很多,夏天时,就已经看到结了不少核桃了,而且挺好玩,都是一对一对地结出来。最后也收获了二十多个呢,个子虽不是很大,新鲜的嫩核桃就是鲜嫩可口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今年春天,第一次看到了核桃花,绿绿的像是杨树的毛毛虫,据说可以吃的。然后小核桃就出现了,一对一对的长在枝头,长速也特别快,马上就和小桃一样大了。看来,这棵核桃树真的长大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我们买的果树

葡萄

我们一心想要一个葡萄架,吃葡萄倒在其次,是想要葡萄叶爬满头顶的感觉,是夏天最好的遮阴棚。所以买果树时第一个定下来的就是四棵葡萄。几棵枯枝光秃秃的,啥也没有。种上后,过了好久,才有小芽一点点发出来。之后生长速度就快了,迅速爬满了葡萄架,和丝瓜葫芦搭起了一架绿色天棚。听人说,葡萄一般种下三年才结果,慢慢等着吧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小时候住的四合院里就有一架葡萄和一棵枣树,我对枣树的记忆全是美好,对葡萄架却心有余悸。因为总会掉大肉虫子,绿色的,特别肥硕的大青虫。那会我们回家一定要经过葡萄架,一到夏天短短的这条路就让人胆战心惊。可是天热时,葡萄架下又是格外的凉爽舒服。秋天葡萄熟了,挂在架上一串串垂下来特别好看,摘下来的葡萄院里家家都有份。入冬前,会在葡萄根旁边挖一个坑,把剪得秃秃的葡萄藤埋在地里过冬,第二年春天再挖出来 。 

现在冬天没有小时候冷了,第一年,这四棵没结果的葡萄就没被埋入地下。剪了枝子后,只剩下短短的几截枯枝,我们把装猫粮狗的大袋子从上往下一套,下面用绳松松的系上,就这么过了冬。

葡萄种下一年了,去年开春后枝叶迅速爬上了架子搭出了凉棚,而且在这个初夏,开出了小小的葡萄花。吃了这么多年葡萄,还是第一次见到葡萄开花。小小的,淡绿色,藏在葡萄叶之间,特别低调。几天后,细细碎碎地掉了一地。葡萄架上,开始结出小小的小疙瘩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卖家说是两棵玫瑰香,两棵巨峰。刚开始结出小葡萄时,能明显看出结的是两种不同的葡萄,但长着长着,玫瑰香好像全都化掉了,最后剩下成熟的,只是巨峰。等葡萄颜色开始变紫,经常从上面揪下一粒来,衣服上蹭蹭就放嘴里,从开始的酸涩,到后来的甜蜜,享受了整个成熟的过程。入秋,葡萄彻底变紫成熟了,摘下来给家人带回去,姐姐说这真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巨峰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房东以前在果树队工作过,对果树种植颇有经验,我们经常就果树的各种问题问他,他说:其实现在卖的水果一斤能有几个钱,这树上结的,也就是玩玩。

话虽是这么说,但看着果树从开花到结果,果子从青涩到成熟,那甜到心里的美,却是买不来的。


樱桃和山楂

六月初,樱桃红了,杏也熟了。去年买的两棵樱桃树,种上不久就死了一棵,另一棵虽活了,但一朵花都没开,更别提果了。没想到今年春天轰轰烈烈地开满了花,然后零零散散地挂了几十棵樱桃,看着它们一天天变红总也舍不得吃。后来都红透了,发现被鸟吃了不少。摘下来一共也不过五十个,微酸但味超浓。被鸟咬过的,就留给它们继续吃吧。听人说,无论什么果树,单独一棵的话都不会好好结果,我们的樱桃只有这一棵,不知新的一年会不会给我们惊喜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还买了一棵小山楂树,因为想看它挂着红果特别喜庆的样子。我们买的时候正开着花,一树繁茂的小白花真好看。卖家说,第一年最好把树养一养,别让它结果,最好把花都打掉。我们也不懂,就在花快要败时都给剪掉了。后来其实有些后悔,怎么也应该留下几朵看能不能结出果来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去年开花后,每一朵花下都结出了小小的山楂果,慢慢地成长,别的水果都成熟了,才慢慢开始变红,挂了一树的小灯笼。种山楂的位置不是太好,见到的阳光不多,但能结出这样一树的红红火火,我们已经非常开心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
枣树

在决定要买果树时,我最坚定要的,就是一棵枣树,因为我爱吃枣,也因为小时候住平房时院里的枣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记忆。所以枣树是我们最先选定的果树,也是这几棵果树里最贵的一棵了。马牙枣,树型还挺好看的。我们把它种在了厨房门口。来的时候还是光秃秃的,种下后很快就发芽长叶,生长迅速,春天时,开了满树密密麻麻的小枣花,看着直眼晕。记得在哪里看到过,枣花要打一打,不然太多的花不利于结果。我就时不时地拿竹竿在树枝上敲敲,小花们飘飘呼呼地落下来,有点心疼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每一棵果树,我们都怕结出的果味道不够好,没想到的是,买的几棵树,结出的果都格外好吃。枣树更是在种下的第一年就给了我们特别大的惊喜。其他几棵新买的果树,第一年全部没有收获,只有枣树,不仅挂了一树的小灯笼,那香甜脆口,实在让人吃不够。吃了这刚从树下摘下的枣,外面买的全都看不上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
之后,我们又陆续买了几棵果树,一棵盆栽的蓝莓,买时就已经挂着果了,所以最后收获了几十颗可爱的蓝珍珠。还有几棵不大的无花果,在种下的第二年已经入秋时,发现两棵比较大的居然开始结果了,但时间已经晚了,天很快转凉,果子还没长多大就冷了。摘下来切开看看,还远未成熟。不过明年应该能有真正的成熟了。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后来还买了两棵石榴树,夏天时其中一棵开了两朵花。据说要等 结果还得等好几年呢,我们觉得能看到火红的石榴花就很不错了。


另外还有一个小意外。去年春天,几乎没人注意到的墙缝,不知哪一颗西瓜籽为啥正好掉到那里,然后就发芽长枝,然后居然就开花结果。刚刚结出的小西瓜花纹不明显,浑身毛茸茸,怪可爱的。然后就快速膨大中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后来长成了这样大。只可惜,我们以为西瓜已经熟了就把它摘了,结果里面是这样的,后悔没让它多长些日子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乡居流水帐:小院的果树

这个初夏,是我们来到小院的第三个年头,水果的成熟还未正式开始,但大大小小的果子已经挂在枝头等着我们了。吃,真的不是那么重要,享受成熟的过程才是真正的乐趣。

乡居生活的美好,就是这些点点滴滴汇聚而成。



其他类似菜谱

更多>>

最新菜谱

热门分类

顶部